• 浣熊帮帮忙 后面女主角怎么样了 请大哥哥大姐姐帮帮忙啊 拜托了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11-25 08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舒浣独自坐在桌上,哭了好一阵子,她很担心徐玮泽的伤,根本就不舍得要弄伤他,但又不敢追出去。

  “但他是真的很难过。舒浣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你这次对他太严厉了。毕竟是过去了的事,不是他能控制的。即使他有错,也不至于……”

  如果到时候她跟徐玮泽分手了,那这个现在还没成形的小东西,就是她唯一的所得了。

  “我明白,他对你使用暴力,是他的错,我无论如何也不该勉强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。只是他很在乎这段感情,我这个做哥哥的,也只能拜托你。”

  唐笑薇身边果然多了高级看护,也有专门为她准备的食物,不过好在她肚子还是可以装得下她的鲫鱼汤的。一见她的模样,唐笑薇便皱眉道:“你怎么了?看起来这么晦气。”

  她怀孕这件事,现在只有唐笑薇知道,她本能地也就把这人当成了颜苗之外的最可倾诉的对象,犹豫了一阵,还是老实地说道:“我、我昨晚跟徐玮泽提出分手了。”

  唐笑薇匪夷所思地看着她:“你还真是……这时候你不试着争取他,那你去干什么啊?”

  “玮泽这种花花公子,你也知道的。我就算现在能用怀孕的事多留他一阵子,分开也是迟早的啊。我觉得我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还可以承受,怕以后的心态,就很难说了,所以……”

  她唠唠叨叨的,唐笑薇只摇摇头:“笨死了你。希望我喝了你做的汤,不会被你传染到低智商。”

  给唐笑薇送完汤,又陪她坐了一会儿,看看宝宝,见她有点困乏的样子,舒浣便起身告辞了。

  她是做不到像徐玮泽那么干脆利落,虽然打定主意要分手,但她还是婆婆妈妈地去向徐玮泽说明一声,她不是讨厌他,也没怪他,分手是有别的她自己的原因,希望他不要给自己压力。

  到了徐家,一路慢慢走进去,还没到主屋,就看见徐玮敬跨出大门来,一副要外出的模样。远远见了她,徐玮敬也便站住了。

  舒浣忐忑地跟着他进了屋,在厅里坐下。徐玮敬先给她到了杯茶,而后说:“舒浣,我希望你对着我能说实话。”

  “你有玮泽的孩子了?这么大的事,为什么不早说?你不让玮泽知道,他怎么明白他做了什么?”

  “不、不能跟他讲的啦。”舒浣整个人都乱七八糟了,只能红着眼睛,走投无路地抱住头。“你也知道他这个人……”

  舒浣抽噎着摇摇头:“没,没用的。他就是三分钟热度,根本定不下性来的。我也没想过真能跟他又多长久。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的,以后会跟他好聚好散。”

  “但现在突然弄出这种事,搞得好像硬要拿个孩子来绑住他一样,那我就变得太可悲了。你也看到他是怎么对唐笑薇的了,我还用得着再来试一次吗?”

  “这本来就是意外,不光是他的责任。求你别告诉他了,顺其自然就好。拜托你啦,留点脸面给我吧。”

  “而且我一个人,也可以带大宝宝的啦。我、我也是有收入的,我的好朋友也可以帮忙啊。你不用担心的。我也不会给你们增加负担……”

  舒浣整个人差点惊跳起来,忙抬起头,徐玮泽正在楼梯口看着她,身后还站着王管家:“你……”

  这下好了,她的这个“秘密”一下子就成了众所皆知的秘密了。舒浣实在很想夺门而出,她不想看到那天的悲剧再上演一场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徐玮泽一把就拦腰抱住了她,任她在手中徒劳无功地挣扎,“浣熊,你肚子里是不是有宝宝了?”

  舒浣只能仓促地说道:“反正,反正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。你不用想太多,你不需要负责,我也不会拿这个绊你。你继续花心吧,你放心,我不会带他出现在你们面前,但你如果想要看望的时候,我也可以批准……”

  舒浣还在双脚腾空的惊恐里没有恢复过来,就又被打横抱起,而后徐玮泽就这么抱了她往外走。

  最怕这种戏码。所谓母凭子贵,把男人绑住,殊不知根本就是在给彼此增加负担。感情没法勉强,强扭的瓜不甜,为了宝宝硬凑在一起,将来也是貌合神离。

  “我告诉你,我赖定你了。孩子都有了,你还想甩我?你要是敢做什么,以后我就带孩子离家出走。”

  徐玮泽在凉亭边上,总算把挣扎不休的她给放了下来,而后对住她的眼睛: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“但这次不一样,这是属于我的机会。就算是用小熊宝宝硬绑住你,我也是会抓住这个机会的。”

  一见面,她也不虚与委蛇,只简洁明了地说道:“是我弄错了,这不是徐玮泽的孩子。”

  唐笑薇也不多说话,只给她看襁褓里的可爱男婴。小家伙睁开眼睛以后,那分明是一对……美丽的淡蓝色眼珠。

  徐玮泽是纯得不能再纯的黄种人血统,唐笑薇自己也是非常中国古典长相的美人。如果是这两个人的话,的确没办法生出这种孩子来。

  徐玮泽倒也没什么激动地情绪,只道:“我早就说过,不可能是我的,我那次根本没碰你。”

  “至于是哪个混蛋。”唐笑薇看了他一眼,“你也是知道的吧,为什么不先告诉我?你们做朋友的,就是这么互相包庇的吗?”

  徐玮泽无辜地说道:“冤枉啊包大人,我之前也不知道。当然我现在知道了……”

  “不过孩子还太小,现在让他搭那么久的飞机肯定不行,我得过段时间再回去。或者你们能帮忙找到合适的乳母先代养几天吗?”

  徐家兄弟对视一眼,而后徐玮敬道:“这事我会处理,有合适的人选就通知你,但还是要你自己先看过,觉得信得过的才可以。”

  晚上舒浣又被强行留在了徐家过夜。不过现在她不用担心徐玮泽会做什么不规矩的事了,所以就很安然。

  不过,等当晚徐玮泽爬上她的床,折腾了她快半个小时之后,舒浣才悔恨万千又悲愤交加地意识到,原来“不规矩”是有很多方式的,并不是只有她所认为的那一种。

  趴在徐玮泽胸膛上,听了一会儿他的心跳,舒浣忍不住问:“那个,为什么从马尔代夫回来以后,你对我的态度变了那么多?”

  对上他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,舒浣才明白自己又被耍了,忍不住拿枕头狂砸他:“你这混蛋!”

  徐玮泽抓住她,笑着亲了亲她的鼻子:“好啦好啦,不要气嘛。因为我回来以后,把事情告诉给了我哥,他很生气,觉得我太鲁莽了……”

  徐玮泽又习以为常地抱住那害羞的一团被子:“我哥教训我说,这样会表现得好像只有肉欲,没有爱情一样,对你更是不够尊重。所以要我反省,不能只顾自己的感受,要体贴你的心情。”

  “别人都是恋爱很久以后,才开始有,呃,那种接触。我们会不会太快了啊?都没有感情基础,没有纯感情的时期……”

  送来的十几种不同店家不同口味的蛋糕,她已经尝到味觉都失灵了,光是订婚,原来就是这么麻烦的事。

  在心里藏了很久的话,舒浣这时候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:“蛋糕是这样,那人呢?”

  “也许有时候,你觉得我比玮泽好,但等你真的和我在一起了,就会发现,玮泽才是适合你的人,而我不如他。”

  是的,那些因为不能实现才一直存在的美好幻象,也只有保持距离,才能永不腐朽。

  当他走下神坛,以一个凡人的姿态在恋爱,在生活的时候,也许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。偶像和英雄,都是不能接近的。

  她也希望他能遇到一个人,以平常心和他在一起,给他放松的幸福。能让他过“人”的生活,而不必辛苦地扮演一个神。